悲剧源于性别的谎言

一时兴起,希望保证自己的坑品。


此文又名神仙姐姐爱上我,讲了一个一心一意要为小受生孩子的小攻。


欢迎多多支持^w^




契子


    夕阳没落在两山之间,天空红得发亮,飞鸟归巢。峡谷的上层仿佛被镀上一层金,微风吹过,带起一片恍若丰收的浪潮。


    【神若爱世人】


峡谷的深处传来野兽的低吼,这里暗无天日,阳光和蓝天被一层叠一层的树枝覆盖,散落的潮湿的落叶底下是蚁虫的低语。空气焦躁不安,大树沙沙作响,带着水露的潮湿空气几乎让人窒息,黑暗的涌流隐藏在草木的呼吸之下。


咔嚓。


枯叶被踩踏的声音像是一个讯号,一瞬间森林里隐藏的东西纷纷抬起它们的头来,喘息声回荡在树木间,黑暗缓缓露出獠牙,蓄势待发。


咔嚓。


树木在浓雾中蠢蠢欲动,埋在土地下的树根开始活动,花瓣极尽展开身姿呼吸空气中的芬芳,隐藏在艳丽后面的尖刺已经瞄准猎物。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抓住它撕碎它吃了它吞食它肢解它多么美味多么诱人来吧来吧来吧就像昨日那般盛大的宴会!


万千骑兵站在山的高头,在沉默的窒息中看谷中升起袅袅炊烟,燕子低飞掠过土地,飞扬的风筝一点一点被收回去,微风卷起尚未收割的金黄麦浪。


【那为何世人看不见希望】


女人奔跑在树林间,她大口地喘息,血迹枯干凝结成黑色的块在她脸上,左眼眶里是一团模糊的血肉纠缠,右眼上好像蒙了一层白白的雾,眼间一条长长的疤痕扭曲了女人的恨意。她身上披了一件破碎的袍子,腰间拴着一把空剑鞘。滴答留下鲜血的隐约可见白骨的右手紧紧攥着一把匕首,它光亮如月,干净得仿若精灵,似乎只它不曾经历过杀戮,没有见过悲伤。


女人只是奔跑,大概就连她自己也并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去向哪里,但是她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背后是千万追兵,而事已至此再不能回头,她将永远记得神坛上流下她孩子的血液,汩汩地填满花纹,大祭司举起他的魔杖,背后是千万战士流血的尸体,尸体的顶端是那暴虐的王的头颅。


低沉的音节从大祭司发黄的牙齿与喉舌间翻涌而出——


反抗者,杀无赦!


【为何世人看不见光明】


钟声在远方敲响,荡气回肠。那时漫天的红霞都被这一声钟声震慑,呼啸着聚拢,落日的红色洒满了大地,染红了这片土地的母河。茅草的房屋在燃烧,尖叫声呼喊声吼叫声一齐向狭小的山谷处迸发涌出:“天哪!”“快跑!”“不要!”“放过我!”“梵拉大人——”……


难民们朝天跪下,祭品被投入湖中,黑藻般的头发在水面上浮动,一个浪打来吞没了鼓动的心脏。带头的老者拄着杖仰天悲泣,他的喉头滚动,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梵拉啊——请救救我们!”


骨鸟掠过天际发出悲鸣,犹如婴孩的啼哭——


“哇——”


【为何世人要遭受如此苦痛】


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片幽暗的峡谷里会回响着婴孩清亮、有力的哭声——这毫无疑问一定是一个中气十足的宝宝,而它竟然没有被这峡谷的黑暗吞噬。女人蹲下身来,用手轻轻地拨开布料……


——梵拉在上!


人群躁动不安,男女老少纷纷不安地握紧拳头叩向心头,不断有低语声响起,回荡在苍茫天地之间——


“梵拉?”


【世人爱神】


她忽然紧紧地抱住这个孩子,眼里竟流下血泪来!她起初是不成声的低泣,到最后变成了嚎哭……森林被惊动,一时间‘唰唰’的声音连接不断,等到躁动平息,黑暗处却蓦然多了几双眼睛。


箭没入了女人的胸膛,她猛地一回头,像一只受伤的孤狼,眼里流露出让人胆颤的狠厉。只是因为怀里的孩子,只能像一只困兽,在笼里缓慢地踱步。


青年操杆而起:“他们早就放弃了我们!”


他像野兽一样的眼神扫过人群,大吼道:“他们要杀光男人!抢走女人!他们是野兽!是强盗!你们被奴役了几百年还不够吗!醒醒吧!梵拉若是爱我们——”


【世人恨神】


划破的风声。


在她来不及避开的时候,更多的箭没入她的身体,血液滴滴答答流下来,女人双膝跪倒在地上,以身为笼,完整地罩住了那个孩子。


人群寂静不语。战火仍在远处蔓延,火光像太阳,照红了半边天。


【而神,默然不语】


血珠从她的脸旁滑落,滴落在孩童幼嫩的面颊上。孩童好奇地睁大眼睛,蔚蓝如世间最纯净蓝宝石的眼中倒映出女人狰狞的面容,它咯咯笑了起来,探出手来,触碰到了女人尚温热的脸。指缝间流下了液体,它像被烫伤了似的猛然缩回手,蓝色的眼死死盯着自己湿润的手掌。此时的森林一片死寂,只有细微划破空气的声音。


“安安……”


【徒留远方响起钟声】


号角声在山谷间响起,一声又一声。


西元纪年66年,西陆的科利维亚大主殿爆发以圣女安为领导的大暴动,为时3日,后由大祭司平定。后世称其为‘科利维亚之乱’。

 



2016-05-22
 
评论
© 眠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