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兔子小姐与兔子小姐(一)

至死不明白到底是不是拿亚。以及为何会是奇嘉


注:伪奇嘉。实奇杰。拿亚。亚路嘉和拿尼加都是女孩子。架空背景。奇犽政治家设定。

 


奇犽,我喜欢你。


奇犽,我爱你。

 


我和她站在房间里,四周是巨大的落地镜。我与她一丝不挂互相面对,镜子纯净地倒映出我们的躯体与罪恶。


她哭着与我拥吻。

 


我被特殊释放。从监狱里。脚下依旧冰冷没有任何改变。从我踏上冰冷大理石地起,从我蜷缩在角落起。我缓缓挪动僵硬的双腿,将它们摆上椅子柔软的坐垫。


另一个隔间里有闪烁的灯光,五颜六色五彩缤纷五花斑斓地掏出我的眼球。


我安静地待在我的世界里,我的角落里,听着我亲爱的哥哥虚伪的假笑,相互碰撞的玻璃声响,令人作呕的红酒气味与各种各样永远不会被实现的承诺。


我睁着黑色的眼睛看向那个隔间,他与议员们或者是年轻的小职员们相互干杯畅饮,一些半真半假的语言被以高谈阔论的形式灌输。总有人被哥哥的诚心打动无比感动地痛哭流涕跪倒在他脚下成为忠实的信徒。他是木偶师,手上攥着名为忠诚的丝线。他的眼睛让人分辨不出真实与虚假,他是政治家,他是演员,他是骗子,他是传教士。


他是我心中至高无上的战神。


我睁着眼睛看向那个隔间。


但许久后我感到无聊。身后是镜子,我现在转回身子看向这面绝对忠诚的镜子。我在我的面容和肉体上试图挑剔出我灵魂的痕迹,黑色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苍白的薄唇,长长的头发,手中紧握的玩偶。我开始逐渐有些讨厌别人将我们混在一起,我讨厌别人说我像谁或者别人分不清我们。这让我感觉自己并不存在。于是我沉默且执着地盯着我自己,将一切属于另外一个人的特征一点点除去,一点点模糊,让界限不再分明让我属于我自己。


“这是不可能的。”我模糊间听见我这么嘟嚷,手指抚摸向自己的眼,“我和你一样。”


我逐渐无法听清周围的声响,我靠在椅子上,黑色的发丝流过富有弹性的阴影柔和的红色靠垫。朦朦胧胧的昏黄色灯光罩在我的身上,我眯起眼看向那强烈的白光笼罩的隔间,我的手指紧紧攥住白色的玩偶兔子,布料褶皱的周围是黑色与淡淡的黄色。酒气从远方张牙舞爪地向我袭来钻进我的鼻孔我的气管我的肺,我下意识地鼓动自己的喉咙,驱逐仿佛堵塞在喉间的异样感觉,手指缓缓抓上,指甲留下红痕,有一种作呕的冲动。


然后一切都逐渐陷入黑暗。

 



我眨了眨眼,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身体两旁是凉凉的把手,怀里面只有一只小小的兔子,仿佛和那时一样被完全隔离。


所以我才讨厌奇犽去应酬。


“奇犽……”我扯皱了他的西装。


“不行哦拿尼加。”奇犽的手缓缓抚摸的我头顶,很舒服,心里面的缺口被缓缓注入的水流堵上了,“如果待在家里的话,我现在没办法很好地保护你。所以我们要一起去。”


“……”


“……嗯。”


好吧,只要是奇犽说的,就都好。


我喜欢奇犽。



 

我躺在深不见底的黑暗里,奇异地,这让我安心。有时候人就是需要孤单与寂静让自己好好思考。当宇宙中只剩下我这个生命体,那便是如同基督教徒疯狂寻求的归宿上帝一般美好绝对神圣圣洁的事情了吧。


孤单一人的,绝对封闭的,在不知名的力量下缓缓浮动的。


这里没有镜子。我忽然想到。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镜子,因为在那个时候我能够看到我与她的融合,我们之间奇妙的相似与共存让我心醉。寂寞,寂寞,寂寞?不,根本不存在。就算周围什么人都没有也好,就算没有人爱我也好,就算宇宙间只剩下我这个生命体也好。


因为我知道拿尼加一直都待在我的身边永不分离。


我在母体中被温暖的羊水浸泡的时候就看见了她,和我一样小小的,蜷缩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我什么都不明白,我只是把我的脑袋靠近她,两个相似的生命依偎在一起,孤单地浮在黑暗里面。


从有一天开始,我的鞋底触碰到冰冷的大理石地板开始,从我见到那么多的玩偶开始。


我伸手向那只白色的,有着红色眼睛的兔子玩偶。它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真讨厌它。但是我向它开心地笑了,我坐在玩偶的中间,用手捏着它,我想把它的一切都从布料里面掏出来,我想挖掉它红色的眼睛,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环抱着它,闭上眼睛。


我重新见到拿尼加。她正在安静地打盹。我坐在她的旁边静静地看着她。在我的意识深处我构建了我的房间,而拿尼加正靠在沙发上,黑色的头发流过米黄色的靠垫,她在困觉。和所有我见过的人包括哥哥都不一样,只有拿尼加让我这么靠近这么亲密。


我忽然觉得她是一个婴孩躺在摇篮里,顺着水流摇晃而下。摇曳的树影投在她浅浅呼吸的小身子上,清澈的水流安静冲刷石头铺成的河床,而我从摇篮里抱起了她,将她放在我的床边。她睡着了。我跪在她的身边。她轻轻地喘息,呼出发烫的气体,手指在微微发抖。我与她一同呼吸,我将我的脸贴上她的脸,轻声安慰她。我忽然觉得我们共同度过了一生而此时我眼前的人正在死去,我的心一片茫然,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想与她共同睡去的愿望,于是我握住她的手指,黑色的发丝相互缠绕。她渐渐安静下来了,像是婴儿一样,在睡梦中安静地露出天真笑颜。


这是爱情吗?我并不清楚,哥哥讲过的故事让我在此刻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就像托马斯与特蕾莎相爱的那一瞬间所感受到的隐喻,所品尝到的爱情的根源。


我与她相依在一起,在这个只属于我们两人的房间理。


此时我听到了她小小的呼噜声。


我真切地希望拿尼加的眼睛,只看向我一人。

 



在这个安静的时候,我眯眼看着那灯红酒绿想起了以往的一些事情,就像泛黄的相片被一件件掏出来放置于我的眼前任我翻阅一般,而其间也有一些片断零零碎碎沉浮于不知名的力量之间,我无法将它们完整地拼凑在一起。


我见到奇犽最好的朋友小杰。


他真的像野兽那样行动,我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出来他对我的疏远,对亚路嘉的亲近。他自己对此大概也感到困惑,于是至少在表面上他对我们并无不同。


但是奇犽一定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有时候的举措都若有若无地表现出对我的维护。


我很开心。

 


“小杰,拿尼加是个好孩子。”


“我知道但是……”黑发少年显得苦恼地咬着指甲,“是不是她的力量的缘故?”


奇犽狐疑地瞟了小杰一眼,“……真的?”


“我也不确定。我一开始还以为奇犽你会知道?”


“笨蛋的事情我怎么会那么了解。”他叹了口气,“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想要不去想其它的烦心事情,再和你出去好好地玩。”


“那就去嘛,亚路嘉总要自立的。”黑发少年眺望远处的海,一望无际的蓝色让他感到舒心,“不过我也尊重你的决定。如果你觉得这就是你的责任的话……”


“……”


“有时候,有时候……”银发少年咀嚼着这个单词,纯蓝的眼眸倒映出远方大海的明亮色彩。

 


待续.






我在想……这会是一篇狗血文吗。不过预计第二章就可以完结了。^w^

2015-07-26 6
 
评论
热度(6)
© 眠牛|Powered by LOFTER